千千看书网手机小说首页小说搜索

返回《阴阳之阴缘劫》

千千看书网(77kshu.com)

首页 >> 阴阳之阴缘劫 () >> 第六章
亲爱的书友,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,会导致更新不及时及无法正常下载,请访问真实地址:http://m.77kshu.com/96260/

第六章(1/2)

約略幾秒鐘的時間,方才被踢倒的護士已再次爬了起來,她們眼中發出青光,手腳僵硬的扭動著,口中發出格格的怪異聲響,朝敏薰逃跑的方向追去,暗褐的液體從敞開的傷處不斷滴落發出陣陣的惡臭,還有白色的小蟲子在裡頭翻滾著。

敏薰沿著診所的長廊奔沒命的跑著,記憶中只有短短五分鐘的路程,不知為何卻變得意外的長遠,彷彿沒有盡頭似的,灰白的牆壁隨著她的移動,緊跟著冒出一個個鮮紅的手印。

強忍不適敏薰憑著毅力持續往前跑,入眼所見的影像不斷重複的往前延伸,感覺上彷彿她其實只是在原地打轉,壓根就沒有往前過。

在心裡喃喃唸著她僅知的幾句佛號,敏薰期待著奇蹟的發生,忽然她跟前閃過刺眼的白光,空間在瞬間怪異的扭曲著,景物也跟著產生變化,狹窄的長廊變得寬敞起來,兩旁闊寬的走道邊憑空多了幾張白色的病床,上頭微微的隆起,似乎有病人正睡在床上,但敏薰跟本沒有確認的勇氣,因為從微弱得起伏中她完全感受不到半點活人的氣息。。

起初尚算安靜的病床在她經過的時候紛紛劇烈震動起來,甚至還從裡頭傳出細微的啜泣聲,跟著白色的床單竟浮上數個嬰兒大小的紅斑,每個都睜大眼睛往她的方向看去。

在這個診所裡,只怕已沒有任何的活人了!

沒來由地,她在心底這麼認定著,整個空間所展現的,是一種接近死亡的寂靜氣息,讓人聯想到午夜的墳場。

拐個彎,敏薰經過掛號的小櫃臺,櫃臺前坐著一名年輕的護士,她正低著頭處理手頭的工作,低垂的頸部插著紅色的細管,被腳步聲吸引的她抬頭往敏薰的方向望了一眼,又混混的低下頭。

敏薰用力摀住嘴,才沒讓自己叫出聲來,那護士整張臉皮都被人剝了下來,露出底下的肌肉組織,半顆眼球從眼眶外側滑出,只剩下幾根視神經和腦部聯繫著,而她的骨盆腔的位置也和先前的護士一樣,有一個偌大的窟隆。

莫名的恐懼擠壓著她的理智,她幾乎要放聲大叫起來,她無法理解眼前詭異的景象到底是作夢還是真實,就連自己是否清醒也無法確定。

身後,沈重的腳步聲漸漸逼近,敏薰藉由玻璃的倒影看見那兩名護士已經追了上來,她們的身體恍如僵屍似的機械移動,每走一步腳底下就出現一個褐色的印子,而她們手上拿著方才來不及為敏薰注入的黃色液體,細長的針頭在燈光照射下發出寒光。

敏薰咬緊牙根逼著自己往前走著,她沿著樓梯往出口的方向走去,明明只有兩層的距離,竟始終看不到盡頭,不斷往下延伸的梯子,像是怎麼都走不完,樓梯間的告示牌不斷出現3樓的牌子。

過度激烈的運動讓她的腹部開始感到疼痛,肚子裡的寶寶好像正因持續的激烈運動向她抗議著,然而背後沈重的步伐,卻不斷提醒必須她往前走。

缺氧的感覺襲上腦部,她開始感到陣陣的暈眩,大腦全然喪失思考的能力,只剩身體機械化的動作著。

加油!只剩下一點點了。

就在她喘著氣想放棄時,之前聽到的聲音又出現在腦中,那聲音帶給她一股莫名的心安,讓她燃起一絲希望。

靠著薄弱的信念,敏薰勉強撐起虛弱的身子倚著欄杆蹣跚的走著,她瞇起眼打量著下頭,似乎看到些許微弱的光芒。

好不容易她終於爬到樓梯的底端,眼中所見的卻是一扇封閉的鐵門,敏薰試著扭動手把,發現門為由外反鎖住,看著那緊閉的門扉,她絕望的跌坐在地上。

耳中可以清楚的聽見越來越接近的腳步聲,敏薰自暴自棄的闔上眼等著對方出現,現在的她就如同砧板上的魚肉,只能任人宰割而沒有反抗的能力。

快點,撞開那扇門!

聲音又再次指點著她,語調多了一分著急,敏薰猶豫了片刻後,還是照著那聲音的話,用吃奶的力氣使盡的朝鐵門撞去。

說也奇怪,原本無法移動分毫的鐵門居然奇蹟的打開了,刺眼的光芒印入眼裡,敏薰不假思索的衝入裡頭,將門重重關起。

隔著門版,她聽見腳步聲在門外徘徊,參雜著怒吼和撞擊的聲音,可似乎是畏懼著什麼似的,那兩名護士並沒有堅持太久,沒有多久聲響逐漸減弱,終於再也聽不見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危機解除後,敏薰鬆了一口氣的同時,也開始打量自己所在的地方,不到十米大的空間裡,佈置的竟像是祠堂一樣,房間裡密密麻麻的放滿了半人高的小桌子,每張桌子的上頭都有一個泡著浮馬林的嬰兒屍體。

在所有罐子的外頭都貼著黃色的符紙,只上除了看不懂的文字外還詳細寫著每個嬰兒的死亡原因和資料,並且附上一張女性的照片,看起來都非常的年輕,敏薰推測那該是嬰兒的母親。

敏薰像著魔似的注視著那怪異的組合,有種莫名的衝動鼓勵她走到桌子的前方,那些嬰兒胎盤給人的感覺相當奇特,它們看起來並不像是被製成標本的模樣,反倒如同是在母親的羊水中安穩的沈睡著。

照片中的母親,最大的年齡絕不超過二十歲,在她們青春洋溢的臉龐上,隱藏著對生命的不安和惶恐,和罐中的胎兒相比形成種諷刺的對比。

敏薰從第一張桌子慢慢的往後走,每一張照片在她看來都意外的眼熟,那


状态提示: 第六章
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